夺南

“多少春秋风雨改”

【朱白】杀龙

@云卷了个卷 卷卷的2018年的生贺(……)我没脸见人。

断断续续写了两个星期,写得好垃圾(。

我被lof限流还屏蔽!!我恨!

*

  ●壹

  晨夜难分,望出去都是雾腾腾的一片灰黑,讲不准到底是夜起的露,还是曦光的雾。车厢里都昏昏沉沉地半死在梦里,坐火车比坐什么都累,还要忍着和自己同一车厢里的傻逼。

  朱一龙打了哈欠,将手提电脑合上。

  于是整个房间里最后一星人类文明的光亮也骤然消失,所有光源都指向外面公平公正的月光,将每一层灰白的光均匀送到每个人的铺盖上。

  火车已经行到了下一个站点,像一头残喘的背脊嶙峋的老牛,呼哧呼哧地从嘴里吐出疲惫的喘息,然后一声笛鸣,万物苏醒。...

一位匿名大猪蹄子说她怕被聚众乱棍打死,让我帮她挨打和代收刀片。

她说这是he,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对he有什么误解。

fine。

我可不可以请求硬币收藏评论素质三连!

我爱她。

结婚证藏好了。

行吧,爱你

溺爱超人:

 @夺南 

↑如果你和你的心头肉逆了cp,



但是又不能离婚,



那么,就来一场宇宙掰头吧(。)

我们有笔

为什么要看编剧写的💅💅

哦我跟你们怎么都站反了,哭会儿。

【井然×杨修贤】刻板印象(R)

@凉菜卷 她说要用小五跟我换贤贤。

这是给她的嫁妆(。

*

1.

  北京除了中间那一方规整的古宫殿,和四季僵硬的车流,其余地方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光速发展拔高。高楼大厦跟插秧似的,日晒雨淋一阵,就贴着地皮从脚跟子旁边长起齐云的高楼,镶嵌着冰冷的玻璃,板着脸将里头的场景遮了个密不透风。

  在北京流离的漂儿们有自己的一个圈,所以在这里谁来了又走,其实透明得跟写字楼的那扇旋转大门一样。

  于是理所当然,杨修贤得到井然回来的消息丝毫不疑,何况井然作为新秀设计师小有名气,而在这里碰到这位气质僵硬的老同学也并不惊诧。

  大学生们曾一度认为,在他们的四年里,只会记得带饭的室友,和游戏的...

我看起来像个富婆。

我他娘好想转行

【獒A.龙L.】空港

我一度以为28是一个节点,是一个从今往后你都是他生命一大半的节点,14岁相遇,28岁恋爱,情节有如恋爱脑的言情小说,听着故事梗概都觉得甜。

过去活得劲头十足,像是逆了天道改了命格,风风火火了半数年纪,竟在节点上折了。

我信他俩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小半》,手机里的随机歌单大多是00年出头年代的古早情歌,林夕还是黄伟文,都无从得知。能窥见的不过是那时候宿舍楼里斑驳的天花板,和躺在床铺上半宿半宿睡不着觉的插着耳机的少年。

人长到这个年数,终于明白老人祈愿的儿女团圆是个什么滋味,眼下哄睡了怀里的婴儿,疲倦和幸福感打骨子里散开来。这时候夜里十一点,不算晚却也到了身体机能倦懒的时候。挺着眼皮入睡,一睁...

少年的恋爱

其实根本就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牵手会脸红的情节。而是火车跑了十万八千里,听着像是嫖/黄/赌/烟都沾一勺的老手,对于社情动作片里的姿势和骚话样样精通,一开口就是下流话和哈哈哈。

当真捅到喜欢的人面前,连说句话的勇气都只靠你作业写了吗这样从父母年代流传下来的老套对白。

【罗浮生×杨修贤】够钟

没有感受灵魂被你拖走,
缠在你左右我乞讨等接收,
风沙扑面我未怕为你暴走,
惊觉只有沙没有绿洲,
还是放弃无谓献丑。


Work Text:

  今儿不是他运气背,一上场就看见七八个人提着实心的厚木棍,他就知道自己是背后被人点了。至于这个人具体是谁他也真不太清楚,要是一一排查还得列张老长的单子出来。就跟商场里那种打也打不完的小票儿似的的,秃噜噜一长串,名字同价格一样拉得老长。

他疑心今天从老板那笑嘻嘻的脸皮紧巴巴的拳头手里拽下来的票子,又要尽数喂给离家不远的那家小诊所的无良赤脚医生了。

然而能怎么办,他人站着儿了,就不能跑,跑了比打输打废了还丢面儿,你好胳膊好腿地往人前一站,个个笑你是...

© 夺南 | Powered by LOFTER